宜宾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系统配置要素,构建成果转化新体系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3:20 编辑:笔名

“看。一点沉淀也没有!”9月末,包头市郊一栋车间里,池建义摇晃着一瓶乳白色的氧化铈悬浊液。这种完美均匀的稀土抛光剂,可磨出无比光滑的金属镜面,装在军用飞机上。

十几种世界首创的产品,距离上市只有一步之遥——无毒无害的稀土染料、绿色无污染材料上镀的稀土永磁体、温室用的稀土光源……稀土资源世界第一的包头,过去只能卖矿赚点小钱;两年半前,内蒙古成立的新型研发机构“中国科学院包头稀土研发中心”,已成为国内成果最多的稀土科技转化机构,为包头稀土产业开辟出一条金光大道。

科技、经济“两张皮”是一个老大难问题。党的十八大以来,内蒙古科技厅合理配置资源,闯出一条科技成果转化的新路。

一站式交易,给专家和企业牵红线

想买技术吗?去内蒙古的网站上“淘宝”吧。登录http://jy.cxnmg.gov.cn/,搜索关键字,比如“铁路路基修护”,就可以浏览待售的技术。想卖技术也可以张贴布告。内蒙古科技厅今年设立的“科技成果交易平台”,瞄准了“企业和技术互相找不到”的老问题。

“技术交易方验证身份,就可以登录和使用。”内蒙古知识产权服务中心主任韩勇说。网站有上百人的专家库,专家申请加入,给出咨询价码。掏钱就可以约专家出来聊。企业难以解决的问题,也可以张贴出来。

“我们不仅促成线上、线下的技术交易;还提供知识产权服务。你可以专心研发,其它交给我们。”韩勇说。

专利发明人郝占宁说:他们开发一种水净化空气的新技术,正在中心辅导下撰写专利等等。中心的服务在产品成功前都是免费的。

内蒙古科技厅技术市场管理办公室副调研员杨勇说:技术交易平台主要目的是引进实用高新技术,特别内蒙产业结构需要的技术。

“科技资源集聚到平台。经由市场化选择,促进落地。”杨勇说,“政府引导,着手培育技术转移示范机构和中介服务;专业人员参与成果转化;技术熟化过程中有相应专家。形成一个完善的生态系统。”

后补助,技术交易额增加6倍

内蒙古有个新招,叫“后补助”。今年1月4号出台的《内蒙古自治区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8项措施》,补助技术交易合同的买、卖方。政策出台后,2017年二季度的技术交易合同金额,比去年同期涨了6倍。

新政策规定,自治区的企业引进技术,按引进额10%给予后补助,200万封顶,卖方和卖方同时从中获利。

“国内实行后补助政策的,据我所知,只有武汉和贵州。”杨勇说,“而补助中介方的,内蒙古有可能成为第一家。”补助标准也在制定中,可能会是促成交易额的千分之三。

内蒙古科技厅介绍这一政策的初衷:不希望“多个机构多道墙,多个平台多层楼。”

“不要小看了市场和交易双方的能力。”韩勇说,“体系内的人以体系思路去干,施力不当,反而成阻力。”

“科技成果的分量,一线人员很清楚,比中介机构明白得多。”韩勇说,“我们只需要打造信息交流平台。出现实际交易行为就补助,由双方负责。”

杨勇说:“以前技术转移没有补贴。科技项目支持有一套管理程序,十几个科目:差旅费,设备费……而技术交易后补助,打到企业账上,就是企业的钱了。百分之十的补助,对小微企业、初创企业和科技中介企业是个奶粉钱,能让他活下来。”

从研发到产业化的环节,风险最大,却缺少支持。后补助,意在补足这块短板。

新型研究所,灵活机制鼓励转化

内蒙古重大科技创新,往往借助外脑——世界最大的3.6吨垂直挤压机是与清华大学合作;百米重轨与北京有色金属总院合作;贝氏体钢与清华大学合作;煤化工突破全是中科院成果转化……

浙江大学教授吕福在的三分之一时间在学校,三分之一在包头,三分之一在全国调研市场。他是浙大包头工业技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开发了一系列市场成功、世界首创的产品。

吕福在正忙碌世界首台高铁综合检修车,已开始供货。“彩印钢铝板材”“高铁路基病害整治车”等也已初显成功。吕福在目标明确:每年集中精力做三四个技术转化项目,要上市、盈利。

“要打破过去国有科研机构的架构,让企业成为组织的主体。自主权交给企业,政府后期评估。”内蒙古科技厅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化处处长池波说,“新型研发机构,就是要给科技人员松绑。谁能解决问题,钱就给谁。”

中科院包头稀土研究所这样的机构,不要编制、不要级别,一切活动是为了出成果。池建义说,他大胆做出的各种举措,都得到了内蒙古科技管理部门的尊重、认可和资助。

“自治区的技术引进远大于输出,90%的技术转移是引进。”杨勇说,“我们这样的相对落后地区大量引进技术,对自身研发能力、技术应用能力促进很大。”

“我们不像发达地区,我们没有马云。”池波说,“引进大院大所重要,更重要的是要留得住。我们创新体制机制,让能人放开手脚做事。靠事业留人。”

科技引领,摆脱能源一家独大

康巴什曾经号称“鬼城”,科技日报记者却在康巴什一栋写字楼里看到,办公间全满,进出大厦的人多是二十多岁。鄂尔多斯的“天骄众创园”,免除初创科技企业的房租。迅速集聚一批高科技小企业。

做VR和AR的一家企业的创始人徐丽平说,她是鄂尔多斯本地人,团队成员在上海和北京掌握技术和市场,回乡创业。园区免租金,提供无息贷款。他们还得到一间大厅来造大设备。如此优惠她可以享受三年,企业做大后就必须搬走。

“那么多楼房空着,交给年轻人,交给缺钱的初创小企业。他们来了很快就能做起来。”池波说。

如今,鄂尔多斯不光产煤炭,也产“黑科技”。美国回来的“千人计划”专家阎文斌博士在鄂尔多斯工作,他的内蒙古光能科技公司正开发一种世界最先进的超高灵敏度激光分析仪,用于高纯气体中微量杂质的检测,已经接近成功。

在鄂尔多斯高新区,记者看到伊泰集团的“煤间接液化”技术,还有大唐公司的“煤灰提取铝”技术,这些世界水平最高的煤化工技术延长了产业链,奠定内蒙古永续发展的工业强势。

“内蒙古过去一煤独大,产业结构问题非常严重。能源产业GDP占到近一半。”杨勇说,“内蒙古不转型经济就难以维系,”大家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

“一个欠发达的地区,想发展成前10位的地区,没个二三十年积淀是不行的。”池波说,“内蒙古正以问题和需求为导向,一块一块补上短板。我们要有长远考虑。”

鄂州牛皮癣医院
马鞍山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湘潭白斑疯医院
鄂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治疗包皮包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