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浙江绍兴曾经4000余亩湖泊遭垃圾回填破

发布时间:2019-11-09 18:18:42 编辑:笔名

浙江绍兴曾经4000余亩湖泊遭垃圾回填破坏殆尽

本报 史春波 文/摄  在中国湖泊目录里,贺家池的编号是 G33A506。这个4000多亩的湖,曾是绍兴最美的湖,留有人们太多的怀想。  历史上,它因唐代大诗人贺知章的放生池而得名,鲁迅和周作人都喜欢它。有人这样回忆它:湖水清得可以看见虾蟹,有月亮的夜晚,划着乌篷船,去看社戏……  仿佛就是美国作家梭罗笔下的《瓦尔登湖》,一个宁静而美好的世界。  只是,这一切的美好早已消失。三十年来,大湖被一个个挖泥烧砖的窑厂和巨大的垃圾场一点点蚕食,如今几乎已经消失。它的命运,可以算是中国工业化进程的一个缩影。  “我是看着它一天天消失的。”59岁的邵宝木见证了大湖的变迁。如今,他和很多人一起发出了“救救贺家池”的民间心声。  “历史欠下的债是要还的。”绍兴当地一名官员如此告诉。  目前,在浙江“五水共治”大背景下,官方表示正在开始对贺家池的修复。  记忆  贺家池在那儿?令人伤感的是,在如今的地图上,这个曾经4000余亩的大湖已经无法找到。  如果从地理位置上定义,它位于如今的上虞区道墟镇、绍兴高新区陶堰镇和袍江开发区孙端镇交界地段。  “我太熟悉了。”59岁的邵宝木一辈子生活在贺家池边,养鱼为生。他伤感地告诉:“贺家池涉及三镇、七村,水域面积非常大,最大的时候有4000多亩。”  千百年来,在沿贺家池而居的村民记忆中,她曾是一湖碧波,抗旱泄洪、调节水源、引船走货、灌溉饮用,可谓功能齐全。湖周边菱红莲碧、苇白茭嫩,而湖中野鸭嬉戏、鱼虾腾跃,堪称景色秀美物产丰盈。  “因为水浅而清,小时候的贺家池连湖底的水草、鱼、虾都能看到。” 邵宝木的家就在湖边的邵家溇村。  老邵说,夏天每到傍晚,湖边都是戏水的人。起风时,水浪拍打岸石,哗哗地响,像海边一样。“家里有客人来了,都喜欢乘船到湖上游一圈。”  另一名村民这样回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当时的老百姓都是多子女家庭,生活艰难,周边的老百姓靠每晚在贺家池捕鱼捉虾才能养家糊口。在大家心中,贺家池是一个真正的母亲湖,“听老一辈的人经常说,贺家池每天出一只金元宝”。  这个湖也养育了不少名人。  环湖村镇中,你可以看到不少名人遗迹——邵家溇村的邵力子故居、西上塘村的陶成章故居,还有鲁迅外婆家皇甫庄。在鲁迅笔下,摇着乌篷船看社戏的情节,就发生在这个贺家湖。  只是,历史只留给了人怀想。  蚕食  清晨,邵宝木来到他的鱼塘,准备去市场卖鱼。老邵在贺家池一带承包了21年的鱼塘。  他说,自己是眼看着湖面一点点消失的。如今,他的60亩水塘几乎已经是这个4000亩大湖仅存的水域。  蚕食是从1985年底开始的。  那年,贺家池四周被人筑起了堤坝,中间分成了几十个池塘开始养鱼。当然,这是为了发展经济,但因为种种原因,养鱼失败了。  第二年,湖区造起了一座窑厂。一方面,挖泥取土可以疏浚贺家池,另外,泥土还可以用来烧砖,一举二得。  但是让当时决策者没想到的是,这样的窑厂越来越多,他们大肆从湖底挖取粘土烧砖。这些砖被运往全省各地建设城市。  那个年代的中国各地,城市建设狂飙突进。  “最多的时候,湖区树起了13根大烟囱,有八九十辆挖土机挖土。”老邵说,窑厂的不断入驻,打破了大湖的宁静。  老邵承包的鱼塘也不断缩小,从140亩缩到了如今60亩,而且这还是在湖的外围河流位置。  “环塘河和中心河都是当初挖塘搞养殖时,为方便行船而留出的河面。但现在除了中心河,以及这里和湖的北边还有一段环塘河外,整个贺家池已经没有水面了。”  毛春荣同样深有感触。16年前,他在湖边承包了20亩地开始养殖青虾。但现在因为湖水越来越少,他的养殖已经坚持不下去。  “最近两三年关停了几家,但还有一半在照常经营,每年挖土还在70万立方米左右。”多名村民反映说。  从邵家溇走进这片消失的湖面,看到的果然是满目疮痍。没有水面,只有泥浆和建筑垃圾,还有烟囱。  “现在这里就像是沙漠了。”一名随行的村民叹气说。  获悉,有的窑厂挖土后,再运来大量的建筑垃圾回填,有的还是印染污泥,造成再次污染。  红火多年的上虞道墟镇屯南砖瓦厂,如今已是人去楼空,但依然有砖的印迹。在厂房的东侧,看到一个深坑。  “这坑所在的地方,就是贺家池原来的湖底,为了烧砖而被取土挖成这样的。”几位当地村民告诉。  这样的深坑在贺家池有十几个,深的达四五十米,像是一个峡谷,堆着的建筑垃圾和泥浆像是一座小山。  呼救  这几年来,在绍兴,救救贺家池的声音从不曾断过。  今年,随着全省“五水共治”的推进,贺家池的命运再次引发了热心人士的关注。他们纷纷通过各种途径奔走相告。在上,“救救贺家池”的呼声日渐强烈。  “一个曾是绍兴市最美的天然湖泊面临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垃圾的填埋。无论从环保、生态还是从历史人文方面来考量都让人难以接受。”一名友说。  “我们从小在这里生活,贺家池就像我们共同的母亲。现在它被糟蹋成这样,我们除了痛心,就是气愤。”更多的人表示。  一名热心人士告诉,我们的愿望很简单,就是希望有关部门出面尽快阻止这种破坏行为,并恢复贺家池原样,“让它回归自然,造福沿湖百姓。”  有人认为,目前贺家池的修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去年的行政区划调整后,在政策上应该会通畅很多了,要进行统一规划,出台规划方案进行专项治理。各级政府在规划出来前,先要进行保护,并且是刻不容缓,绝不允许再破坏”。  整治  5月中旬,绍兴市政府成立了专项整治组,终于采取行动。  该整治组一名负责人告诉,上世纪70、80年代,周边镇、村为发展集体经济,确实开始沿湖取土制砖建窑。几十年来,沿湖取土成坑、回填垃圾现象较为突出,既影响了水质,又污染了周边环境。  他说,现在,第一阶段的整治已经结束,“关停了窑厂,拆除了运送污泥的码头,清理了建筑垃圾,一些淤泥也在清理”。  他表示,有些情况,还在调查取证中。  绍兴当地一名官员说,贺家池的消失,有很多历史的原因,“但历史的债还是要还的。”  了解到,目前已经有一个初步的规划方案出台,“是建成一个生态湿地。从纸面上的规划看,品位还是有点高的。”他说。  “要全部恢复成以前那样,那是不大现实的,我们只能说,尊重历史,进行最大限度的整治和修复。”  他同时表示,困难也很多。“比如一些政策上的,有些土地省国土部门已经报批成复耕用地了,现在要重新推翻等等。”  人与土地  在近三十年来的中国,谈论人与土地的话题,多少是带着伤感的。  原本菱红莲碧、鱼虾腾跃的贺家池,如今只见深坑不见水,几乎湮没在历史的云烟里。  行进在消逝中,贺家池的命运,只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一个例子,就像萧山的湘湖,被拦起坝,抽干水,挖泥烧砖。  当今的城市不缺现代感、不缺都市氛围,但已经缺了自然美好的生态环境。就像巴黎的塞纳河、伦敦的泰晤士河、波恩的莱茵河、芝加哥的密西根湖、瑞士日内瓦的日内瓦湖、无锡的太湖、杭州的西湖,都是这些城市的重要形象标志。  这是几十年发展付出的代价。如果人类再不提升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再不杜绝野蛮开发、滥用和浪费自然资源,后果将会越来越严重。  醒悟,需要过程,还债,更需要漫长的努力。期待着更多的贺家池能恢复,成为一个城市的形象。

北京娱乐网
临沧女性网
刑事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