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常清表示中国经济面临输入型金融危机

发布时间:2019-11-26 20:26:17 编辑:笔名

常清表示:中国经济面临“输入型金融危机”

据新华社信息 近日,中国期货协会副会长常清在提及大宗原材料价格暴涨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时表示,商品期价暴涨,中国经济面临“输入型金融危机”。 价格暴涨颠覆传统思维 近期国内外期货市场上有色金属、能源和贵金属期货价格大面积暴涨,再次引起了市场各方的争议和关注。 对此,常清表示,对大多数人而言,国际国内商品大牛市的来临已无疑义。然而,在这波行情中,原材料和能源的价格涨幅之高却令业界和一些经济学家们跌破眼镜。 从供给角度看,世界商品市场在上世纪90年代一直处于过剩状态。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尤其是2001年以后,中国经济开始爆发式增长,对基础商品的需求急剧放大。这时供给与需求之间的反差开始凸显。美国经济在摆脱9 11的阴影后也开始高速增长,这无疑加剧了商品市场供求关系的紧张局面。 从金融角度来看,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宽松的货币政策和低利率政策使得国际市场上资金供给比较充裕,因此导致了“流动性泛滥”。同时,美元的贬值也会影响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的价格。但美元贬值也非近日之事,甚而在美元升值的时候,大宗商品价格照旧处于涨势之中,经典的货币理论也无法对此作出合理解释。 粗放型增长难掩中国经济“内伤” “大宗原材料价格暴涨,可以说是中国经济的最大的‘内伤’。”从2003年,常清就开始研究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他认为,大宗原材料价格持续暴涨可能对中国经济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他深为这场世界经济增长的“盛宴”最终由中国来“埋单”而感到忧心忡忡。 他说,当国际市场初级产品价格大幅度上涨的时候,会通过我国初级产品的进口直接带动我国初级产品价格的上涨。但是由于产业结构落后,制造业产品无法形成垄断性的竞争优势,因而上游产品价格上涨无法通过下游产品价格上涨来转移价格风险,导致制造业企业利润下降,经营状况恶化。 从去年中国上市公司年报来看,加工工业上市公司利润已在不断下滑。由此可见,每一次国际原材料价格的上涨,都会造成国内财富的流失,对中国经济造成中长期的伤害。 常清指出,中国经济的“内伤”目前还只是隐忧,几年后人们会感受到切肤之痛。 变“中国因素”为“中国力量” 那么中国到底该怎么办? 常清的基本判断是“市场永远是对的”,最为明智的做法就是要尊重市场、顺势而为。 从宏观上来讲,政府已经不能左右市场的价格。他说,我国的国储体制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体制,已远远不能适应今天的经济形势。 从中观上看,加强行业自律,发挥企业协会的积极作用,对行业将会起到保护作用。现在的行业协会官方色彩浓厚,协会组织者都是政府官员,与行业并无直接利益关系。所以在商品价格上涨时,就无法寄希望于行业协会。 从微观上说,常清强烈反对我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进行大量套期保值业务。 由于客场作战的原因,我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套保量大了之后,短时期内容易成为国外基金狩猎的对象。量做得越大,价格朝反方向运动速度就越快。 作为政府来讲,要认真思考如何将我国期货市场建成亚洲地区乃至全球的定价中心,让一些受“中国因素”影响巨大的商品在中国期货市场上形成合理均衡的价格。

两晋隋唐
旅游攻略
浙江体育频道